财新传媒

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5年第12期 出版日期 2015年03月30日
世界无常,使其具备了生生变化之趣。而人世无常,多亏尚有情色
王焱

学者

  佛教不谈情爱,这是佛门戒律使然。释迦甚至不肯三宿桑树之下,那是惟恐会对桑树产生依恋之情。佛教认为,人生是苦,来源之一便是情爱,所以修行之法,首在断爱,即要斩断情丝万缕,才能超度一切有情。如果出家人念念不忘情色,那是有失体统的。

  日本镰仓末期有位高僧吉田兼好法师(1238—1352) 却不作如是想。兼好的和文汉文修养都相当深厚,有随笔集《徒然草》传世。他虽是出家人,却喜欢言情。

  《徒然草》中说:“惑乱世人之心者莫过于色欲。人心真是愚物。色香原是假的,但衣服经过薰香,虽明知其故,而一闻妙香,必会心动。相传久米仙人见浣女胫白,失其神通。”这是源自日本《元亨释书》里说的故事,似乎是佛家用以劝善惩欲的。法师却接着说,“实在女人的手足肌肤艳美润泽,与别的颜色不同,这也是至有道理的话。”男女之欲是一种最自然的欲望。高僧的境界,其实也距离常人不远。竹林七贤之一王戎当年曾说过:“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佛教的正统看法,认为人生是苦,情色不真,可是兼好法师奇就奇在并不以情色为空,反而认为高僧从云端里掉下来,是再寻常不过的事。

版面编辑:王影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