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历史学不能超然物外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7年第47期 出版日期 2017年12月04日
格奥尔格·伊格尔斯(1926-2017)美国历史学家
文 | 云也退

作家

  “我体验了纳粹政权的歧视,并在1938年秋天逃离德国,侥幸躲过了大屠杀。在成长为一名历史学家之后,我越来越意识到,德国这一历史思想和历史研究的民族传统对于反民主思想难辞其咎。这并不是说它就直接导向了纳粹主义,而是说,它在很重要的方面为1933年彻底抛弃民主制和确立权威主义恐怖统治扫清了道路。”

  这是历史学家格奥尔格·伊格尔斯(Georg G.Iggers)为其成名作《德国的历史观》中文版撰写的前言。该书英文版于1968年问世,中文版差不多晚了四十年才引进(2005年)。这本书融合了伊格尔斯对20世纪以来诸多以国家-民族名义实施的恐怖行为的沉思。他的结论是,现代性是一个有着正反两面效果的进程,一方面它的确扩大了人的自由度,另一方面,它也为那些想约束他人自由、控制他人行动的人提供了众多或直接或间接的手段。

版面编辑:刘潇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1人已赞赏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启东事件 做市商 tpp 立法法 楼继伟 朝鲜核试验 王传福 资本充足率 郭广昌 中央委员 上海人口 一致行动人 李显龙 高澜股份 印度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