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专栏|闻风坐相悦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9年第12期 出版日期 2019年04月01日
可以听文章啦!
诗文用典,最高明的用法是无迹可寻,就像宋人说的,盐溶在水里,看不见,味道在。可是,既然无迹可寻,注释者也就容易忽略
文|张宗子

作家

  喜欢诗词的人很多,然而好的诗词选注本却很少。每逢年轻朋友让我推荐入门书,我都颇费踌躇。比如唐诗,不假思索能举出的,不外乎喻守真的《唐诗三百首详析》,金性尧的《唐诗三百首新注》,社科院文研所的《唐诗选》,加上施蛰存的《唐诗百话》。想再多读些,《唐诗鉴赏辞典》和清人沈德潜的《唐诗别裁集》都不错。可是,《唐诗鉴赏辞典》中的文章不是篇篇珠玉。沈德潜这本书没有注释,不知有没有学者替他补上。

  我买过一些今人注本,看得出,一些学者是靠工具书和网上搜索来做注释的。释词最好办,一查即得。典故相对难些,查得出就注,查不出的,不注。更难的是诗词中提到的人名和史实,本着知难而退的精神,一般都敬付阙如了。

版面编辑:刘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三个有利于 贸易战 长江流域 国九条 通货紧缩 大庆油田 宋卫平 田纪云 bdi 负面清单 中央委员 司法改革 埃博拉 对赌协议 陈小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