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科学|抑郁症文本之花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1年第35期 出版日期 2021年09月06日
可以听文章啦!
罗伯特·伯顿比17世纪其他写忧郁的作家更清楚地意识到,依恋对象、地位象征和个人健康的创伤性丧失,是情绪障碍的诱因
我们正身处一个巨大的抑郁世纪,世界卫生组织2017年发布的统计手册《抑郁症和其他常见精神障碍》已经将其列为全世界主要的致残因素。图/视觉中国

  文|小庄
  科普作家

  如果不是因为重温了一个演讲,我可能不会再一次打开走饭的微博。网络的记忆实在太脆弱,又太顽强。我恍然意识到,这个90后女孩自杀离世已经有九年多了。她那轰动一时的最后一条微博也是遗言:“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下面留言条数显示为100万+;直到今天,仅仅几个小时前仍有新增:“饭饭,我又开始吃奥氮平了。”“唉,好累啊,不想继续下去了。”“我就要长成以前讨厌的大人了,怎么办?”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刘春辉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