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专栏|想学化学不容易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3年第32期 出版日期 2023年08月14日
能让我激动的瞬间,永远是想到一个精妙比喻,而不是得到一个精确数据。我的思维方式早就定型成只爱致知、不爱格物
当初想学二类化学,是想给自己留条后路,但我的性格、爱好,早已经决定这条后路我走不通。图:视觉中国

  文|王芫
  作家

  这个炎热的夏天,如果你有一双能穿墙凿壁的慧眼,就会看到我穿着白大褂,戴着护目镜,在厨房里用酒精灯加热一勺白糖,或用滴管将苏打水缓缓注入一杯白醋。那是我正在完成化学课的实验作业。

  三年前,我重回大学读书。虽然学的是英语文学,想继续我的写作梦,但其实并不自信:如果毕了业还是写不成功怎么办?要不要学一门实用的专业,先把学费赚回来?

  我女儿理解我又要理想又要后路的心态,就给我指了一个方向——医生助理。北美看病贵,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制度限制。比如购买抗生素需要医生处方,而医生收费动辄几百。为了降低成本,保险公司逐渐把一些简单服务下放给医生助理,力图使其取代家庭医生。医生助理如今供不应求,年薪10万美元起步。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边放
推广

视听推荐

财新网主编精选版电邮 样例
财新网新闻版电邮全新升级!财新网主编精心编写,每个工作日定时投递,篇篇重磅,可信可引。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