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武之道,今夜尽矣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4年第47期 出版日期 2014年12月08日
瑰丽的文学修辞不一定会妨碍深度分析,除非作者本来就没有这方面的意图
□ 刘仲敬 | 文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生

  罗马和正教会都意味着普世、独一和永恒。君士坦丁堡是两者的正统继承者,构成联接古典世界和近代世界、异教世界和基督教世界的枢纽,直接体现神意秩序和世界秩序。君士坦丁堡的保全和陷落当然都具有世界性意义,跟地方性邦国的兴衰成败不在同一个层面上。阿瓦尔人、保加利亚人、阿拉伯人的铁蹄一再掠过君士坦丁堡,强化了帝都——凯撒之城的神话,给各民族留下了无数真真假假的传说。奥斯曼帝国摘下了金苹果,却没有结束神话。历史学家自然不会忘记君士坦丁堡,1453年的陷落为爱德华·吉本提供了《罗马帝国衰亡史》的终点,也为朗西曼提供了毕生著述的高潮。这条炫目的道路不会到此为止,罗杰·克劳利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