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不要温柔地走进良夜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5年第3期 出版日期 2015年01月19日
乌尔里希·贝克(1944-2015)德国社会学家
面对进入21世纪的种种事件,保守的知识分子相信“民主衰败”,贝克却以“新世界主义”的路径应对之。
□ 吴强 | 文

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

  德国社会学大师乌尔里希·贝克(Ulrich Beck)在2015年元旦辞世,仿佛刚下线的电影《星际穿越》里布兰德教授离世的那一幕,吟诵着“不要温柔地走进良夜”,告别了一个充满灰霾、接近绝望的世界。

  贝克的身后,似乎亦然,充满着高风险和不确定。从21世初开始,世界的人们就不断经历着9·11、海啸、非典、全球金融危机、福岛核电事故、埃博拉和茉莉花革命等等事件的冲击,都在不断印证着他留下的全球风险社会理论。只是,保守的知识分子更愿意相信这是“民主衰败”的结果,而贝克却以“新世界主义”的路径应对全球化、改造欧洲。如何理解他的理论遗产和所有人将面对的未来,自然需要回到贝克的理论和生平,以及他的时代。

  20世纪的德国,从韦伯、齐美尔、舍勒以来,大师级的社会学家不断涌现,批判和引领着社会思想。贝克属于战后哈贝马斯-卢曼一代,却是其中较晚的,直到90年代才真正支配着德国理论界。1944年5月,贝克出生在东普鲁士的斯托普(Stolp),也就是今天属于波兰的斯托普斯克(Stupsk)。可以想见,当1945年3月红军攻占斯托普之际,尚在襁褓中的贝克如何备尽艰辛,跨过北海冰原,连同无数德国难民,逃到西边的汉诺威。而此刻,年轻的卢曼正在德国空防部队服役,随即被俘,从美军战俘营出来后去了哈佛,师从帕森斯,却互不接受,从此分道扬镳,德国战后社会学复兴的方向似乎也因此确立了。

购买类型:

《财新周刊》付费文章,请付费阅读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2017年09月27日    04:05
【美股大体平收 道指连续四天收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盘下跌11.77点报22284.32,跌幅0.05%。标普500指数收涨0.18点报2496.84,涨幅0.01%。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涨9.57点报6380.16,涨幅0.15%。
2017年09月27日    01:30
【耶伦:美联储缩表不会大幅提高期现溢价】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称,即将开启的美联储收缩资产负债表措施,将会给资产期限溢价(term premium)带来一定上行压力,但是这个过程将会在长期内逐渐实现,有可能将经历“很多年”。
2017年09月27日    01:14
【耶伦:2%通胀目标并不是上限】美联储主席耶伦耶伦(Janet Yellen)称,2%的通胀目标是“对称性的”,意味着实际通胀可以低于也可以高于2%,并不代表2%为容忍上限。
2017年09月27日    01:08
【耶伦:加息同样不能太“渐进”】美联储主席耶伦称,长期通胀预期保持在2%左右,但就业市场有可能不如想象的那么紧绷。美联储将持续关注“真实中性利率”并做出相应调整。“渐进式”加息是最佳选择,意味着既不能过快,也不能维持低利率太久。
2017年09月26日    23:41
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夜盘收报6.6400元,跌211点。
2017年09月26日    23:08
【郭广昌:什么是最适合企业发展的好环境?第一:政府有为,不乱为】郭广昌认为有三个最关键的要素:1、政府有为,不乱为。政府有为的前提是不乱为,有为不应该是干扰市场、破坏市场,有为应该是规范地有为、透明地有为,政府的有为,目的是让市场发挥有效性。2、市场有效,可调节。对市场调控,短期内用一些非市场因素,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长期用非市场因素调控,就容易对市场机能造成破坏。3、政策稳定可期。一方面,政策和规则要更加透明、规范和法治,更加稳定可预期。另一方面,要注意把握政策解读,不要猜测,更不要让凭空的猜测伤害企业家们。
2017年09月26日    22:12
耶伦讲话前美元兑欧元升至9月新高,欧元兑美元跌0.5%至1.1791 。
2017年09月26日    21:44
【张高丽调研雄安新区:新区规划编制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河北雄安新区调研时表示,总体规划框架正在深化细化提升,22个专项规划基本成型。要抓紧研究先行启动一批符合新区定位和规划方向、现实急需且条件成熟的重点项目。(新华社)
2017年09月26日    21:32
【美股高开 中概股反弹】道指涨0.14%,标普500指数涨0.14%,纳指涨0.37%。昨日大跌的中概股多数反弹,京东涨1.5%,百度涨1.4%,微博涨1%,新浪涨0.7%。
2017年09月26日    21:21
【李迅雷:民间投资问题出在需求侧】民间投资增速在短短五年时间内从35%以上的增速降至单月3%的水平,是有点不正常,恐怕不能用融资难、融资贵或行业进入壁垒等理由来解释。如果说国有投资增速长期维持高位,导致供给过剩问题,需要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解决,那么,民间投资增速的大幅下滑,恐怕与需求侧有较大相关性,即需求不足导致投资意愿递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