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大摩CEO:什么在驱动市场?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6年第22期 出版日期 2016年06月06日
市场误判了美联储6月加息;油价在一年半内会达到均衡;中国市场不明朗;英国不会退欧
文 | 高闻(James Gorman)

摩根士丹利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是什么在驱动市场?我们被大量信息和数据淹没,以致难以看清到底哪些因素会切实推动市场。我认为,当下市场取决于美联储石油、中国和英国是否退欧这几大因素。

  首先是美联储加息的决定。我身为纽约联储董事会成员,但以下仅为我的个人观点。联储决策是由公开市场委员会每年八次例会决定。若抛开我的公职,仅谈个人观点,我觉得今年加息一次的可能性有20%,今年加息两次的可能性有40%,而今年加息三次的可能性也有40%。鉴于以上判断,如果到6月或7月第一次加息还没有实现的话,那么年内加息三次的可能性则降为零。因此,基于6月或7月的美联储决议,你便能判断出年内加息会是两次还是三次。

  事实上,美联储的目标非常明确,在肩负两大任务的同时也不敢忽视外部市场的影响。其两大任务是保持通胀率在2%且维持6.5%的失业率,后者是在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时就定下的。虽说目前4.8%-4.9%的失业率显然已经达标,大家可能仍会对此数字及实际就业率存疑。但无论如何,相比七八年前10%的失业率而言,这已经是一个巨大的成就了。

  目前美联储认为充分就业指日可待。充分就业会带来薪酬压力,继而带来通胀压力,使得通胀率逼近10%趋势线,从而迫使美联储加息。因此,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几年中不可避免地会有若干次加息。关于利率,目前的利率水平很不正常,这致使资金极其便宜,进而引发泡沫风险,而我们饱尝泡沫破裂的苦果已久。美联储可不愿意继续维持低利率,背上下一个金融泡沫制造者的黑锅。

  只要美联储对这两个目标有信心,就一定乐于加息。就业率已经达到目标,通胀率还没有,但薪酬水平每年增长1个多百分点,说明我们离这一目标不远。

  当然,这一决策还会受到国际局势的影响。我们都看到了美联储今年2月份给出的鸽派讲话,当时全球局势十分动荡:日本和欧洲的负利率,石油价格跌至20多美元,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这些全球因素的变化,必然增加了外部条件对美联储决策的影响。当然,这还没有包括最近的英国退欧危机。

  我认为,今年我们会看到1次至2次加息;如果有第3次,我也不会惊讶。我认为,市场误判了6月加息的可能性,价格只反映了5%的可能性,随后好几位前美联储主席都马上出来就6月潜在的一次加息的错误定价发出了明确信号。6月加息会有一些犹豫,原因是6月的英国退欧公投,但如果关于退欧的民意调查结果明确,美联储就不会再等了。另一方面,如果美联储等待,我认为6月加息的概率就确实很高了。

  当然,最终决定还是需要考虑就业数据,大约每月15万个以上新增就业。美国经济要保持现有水平需要每月创造8万至10万个新工作,这能使我们将失业率保持在5%以下。因此,达到每月15万个以上的新增就业,是美联储或将采取行动的明确信号。

  第二是油价的趋势。过去几年里,我们目睹了油价的不寻常波动,这是由多种外部供需关系变化所导致的,包括中国及全球其他市场的需求减弱,欧洲经济的衰退,美国经济复苏又相对温和,而非洲和伊朗在制裁结束后恢复了石油供应,当然还有美国页岩油产量的井喷式增长。因此,油价在100美元的水平很可能是史上最大的空头事件之一,这并不令人感到十分意外;不过,其后油价迅速降至25美元的水平倒是令人相当意外。不过,油价的历史趋势可见长期供给和需求确实会趋于平衡。油价目前回归至45美元-50美元左右的水平,也在意料之中。

  即将召开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会议将会明确支持目前的石油市场状况,强调对油价上升的信心但反对过度干预,其实油价反弹已经降低了干预紧迫性。非OPEC成员国产油量下降以及市场对2017年或将实现供需平衡的预言,都使OPEC愈发坚信目前的政策定位是合理的。许多OPEC成员国计划增加产量,因此现在减少供给,可能会打乱这些目标。冻结产油量的问题也应该会被讨论,特别是那些财政比较紧张的国家,但不会有成员国愿意在目前阶段牺牲收入。

  鉴于近期的石油政策和几个成员国代表的人事变动,会议讨论并确定配额的可能性较低。我对这次石油输出国组织会议的预期不高,但对单个石油生产国各自的国家政策很有兴趣。应该特别留意沙特阿拉伯在会上对石油市场、政策、OPEC发挥的作用等议题的表态,同时也应关注伊朗的产油预测及其石油政策。

  我所能做出的最佳估计,是油价会在未来12个至18个月内接近60美元至70美元的区间实现产油国和用油国之间的共识和平衡。但谁也没有预言未来的水晶球,油价走势难以预料,这也是美联储长时间按兵不动的原因之一,因为美联储并不十分确定油价近期的这种错位情况将对经济产生何种冲击。

  第三是中国。就某些层面而言,我一点也不担心中国;而在另一些层面上,我也和大家一样对其感到忧虑。我之所以不担心中国,是因为纵观全球,美国作为最大的经济体,其GDP为17万亿美元,增速为2%;日本作为第三大经济体,GDP为4万亿美元,增速则为-1%;德国作为第四大经济体,其GDP为3.8万亿美元,增速为1%。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GDP为11万亿美元,是日、德的2.5倍,增速更达 6.5%。就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而言,中国为其带来了约35%的贡献。因此,请大家谨记,如果没有中国,当前世界经济将是一片衰败景象。

  在微观层面上,中国仍然面临着严峻挑战,市场充满不确定性,这导致盲目的频繁市场波动。或许要等到明年召开中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之时,我们才能更加明确中国经济的大致走向。在那之前,市场很可能将继续波动同时不确定性也继续增加。市场的担心包括银行业及其不良贷款的增加,相较消费率而言储蓄率上升,以及中国很多二三线城市基础设施的过度建设。生活在中国的诸位,自然更加了解情况。

  但在宏观层面上,中国的领导力令人信服。中国领导层既然已在过去十年间成功解决了许多棘手的转型难题,则亦能继续应对新的难题。而无论中国的GDP增速是5%、6%还是6.9%,其依然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柱。当然,鉴于中国市场形势依然不明朗,投资者的投资策略须有的放矢。

  第四是英国是否退欧。我认为英国不会退欧。我知道围绕该话题已有不少政治争论,而到目前为止,仍有至少15%的选民犹豫不决。通常,在这类公投中,游移不定的选民多会被动地选择维持现状。所以,在最终举行公投时,英国人将达成罕见的共识。而且在我看来,一方面过去70年间欧盟的军事、社会和经济一直保持稳定,而另一方面英国财政部和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也预计到退欧会对英国经济造成非常严重的潜在影响,因此,我认为这些因素将促使英国选民在投票时三思而后行。我当然希望公投反对退欧,且我也预计结果将会如此,这其中虽有对摩根士丹利自身业务发展的考量,但更多的是出于为整体市场和英国经济的考虑。

  根据高闻在摩根士丹利中国峰会上的发言整理而成,经审定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