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饿饿饿,曲项向天歌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8年第37期 出版日期 2018年09月17日
我不得不感叹耳濡目染的力量。如果没有一个说中文的老妈,要想知道描述领带的量词就只能背单词
文|王芫

作家

  女儿上小学的时候,我送她去上中文学校。那个学校使用的教材,已经在努力贴近海外生活场景,但仍然有些表达让从小在海外长大的孩子难以理解。比如,有篇课文写到某个已故的中国领导人去看望华侨,文中写到老华侨感动得泣不成声。小华侨们读到这里则感觉莫名其妙。那个学校教中文的老师对自己所教科目也怀有迷之自豪。我们报名的时候,老师一再责怪我来晚了,“怎么这么大才开始学中文呢?”她高高在上地打量了一下未开化的野蛮小孩,目光中充满怜悯。在我的百般威逼利诱下,女儿勉强坚持了一年,后来说什么也不去了。她说中文老师喜欢“pisses me off”,大概意思就是老师总说让人扫兴的话,从教材到教法,总让人感受到一种人格上的不平等。

版面编辑:王影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