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乱想“命根子”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8年第46期 出版日期 2018年11月26日
可以听文章啦!
一般的性学研究都有意无意地回归到医学与社会层面,将性与死、灵与肉、爱与责任、生殖与欢愉等思辨话题给轻慢了,实属矫枉过正
文 | 王一方

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

  在人类古老的图腾中,性器官被赋予神圣的光环。男人的阳具俗称“命根子”,女性的阴道、子宫、乳房也被视为生生之本,生命之舟。在中国人的造字逻辑里,“命”意味着一个人在独自叩问,隐喻对生命意义的求索,并非简单地苟且活命。不过,该苟且时还得苟且。在中国人的观念里,“食色,性也”。吃饭、穿衣、性交,都是日常的生活节目。至于目的是求欢还是求嗣,兼而有之,只可意会。

  不过,闭门翻览马王堆出土的遗书《合阴阳方》《十问》,似乎读出古代先民的若干后现代意识。一是将房中(性医学)与医经(理论)、经方(临床)、神仙(保健、预防)并列成为四大医学。相形之下,今天的性医学显得边缘化了。二是将房中术视为一门身体技术,才有诸多体位、招式的记载,以及七损八益、采阴补阳等高级技术的呈现。交而不泄的理念完全排除求嗣的目的,一副只求欢愉、不求生育的现代面貌。可惜,医家研习的“房中”理论与实操成果逐渐被宫廷垄断,不许流布民间,加之礼教的禁锢,房中沦为色情文学的情节噱头。唐代《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是否再现了房中医学的旧貌,或许还有所创新有待研究,但叙述主体已经不是医家了。明朝色情文学泛滥,人们熟知的《金瓶梅》中都有性幻想、性技巧的展览,但与医学已经相去甚远。不过,曹雪芹的《红楼梦》又让我们回到人性的高坡上,大观园里爱恨情仇的人间悲剧早已淹没了男女间的鱼水之欢,尤以王熙凤戏耍贾瑞一章最为虐心,风月宝镜映照出了性幻想与死亡的尾随关系,一曲“好了歌”唱罢情色无边,遗恨无终。

版面编辑:刘潇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银河证券 奥凯航空 武警工程大学 医学生 做市商 负利率 资本充足率 印度经济 美国大选第二场辩论 刘志庚 中宝投资 非洲象 易乾财富 会议 平安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