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随笔|日记中的伦敦大疫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0年第9期 出版日期 2020年03月09日
可以听文章啦!
1665年至1666年间,伦敦暴发令人色变的大瘟疫。皮普斯的日记如此珍贵,像散落在地的珠宝,每个读者都得用自己的见识和经验,自行把它串为通常我们称之为“历史”的东西
塞缪尔·皮普斯画像。
文|刀尔登

诗人

  【1664年12月17日】人们纷纷议论夜晚的彗星。国王和王后,昨晚一夜未眠,坐看彗星,谈论它。今晚我也想看,但多云,看不见星辰。

  1664年11月中旬,一个大彗星进入地球的天穹,它的星尾横亘30度天空(如按《清史稿》里的描述,初现时尾长七八寸,最盛时在次年二月,尾长八尺),果然像把长长的扫帚。东方人看见了它,西方人看见了它,南方人恐惧,北方人惊慌。英国大诗人弥尔顿,则把它(以及瘟疫)同撒旦的愤怒联系起来。通常认为,尾随彗星的灾祸,出在大人物身上。也许因为这个,如日记中所说,查理二世和凯瑟琳王后终夜未睡。又据别的书,王后的弟弟,远在葡萄牙的阿方索六世,竟拿出手枪向彗星射击。这彗星在头顶上逗留三个半月,把人们吓得够了,若无其事地离去。

版面编辑:王影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华兴资本 杨鲁豫 齐泽克 一致行动人 朱明国 司法改革 澳大利亚选举 朝鲜美女 邹承鲁 高澜股份 曹建海 第一集团军 曾荫权 郭广昌 查获千余吨洋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