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随笔|罗红樱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0年第23期 出版日期 2020年06月15日
可以听文章啦!
“她跟我说,她都不想再找了,每找一个总是尘肺。”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事,眼前现出罗红樱那张鲜艳的脸,如此无辜,即使是在灰暗褪去任何颜色的病房里
文丨袁凌

作家

  广佛医院的坝子很安静。走到一间虚掩的病房门前,才看到里面病床上有个人。他没有发出声音,看到我走近,也没有反应,倒是床脚斜倚的氧气钢瓶更显眼。

  他穿着一身便宜的仿迷彩服,先是仰靠在床头,鼻孔上插着输氧塑料管,肩背下的被褥垫得很高。后来,他往里够了一下,要坐起来,又放弃了,改成向外侧卧。他面对着我,却没有注意到我,似乎我的身体不足以遮住门口的光线。我在对面的病床上坐下来,他仍然没有动静。再过了一会儿,他支着床坐起来,身子佝向床脚的氧气钢瓶,头枕胳膊倚靠在瓶身上,似乎这个锈蚀的钢瓶是他在世间仅有的指望。只有在这个姿势里面,他能找到片刻的安宁。

版面编辑:杨胜忠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长江流域 立法法 齐泽克 吴晓灵 薄熙来案二审宣判 东北特钢集团 王传福 卖座网 alphago 肖亚庆 极右翼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税务师 政法委书记 周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