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从习惯法到国际法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5年第16期 出版日期 2015年04月27日
一言以蔽之,习惯法与国际秩序的关系就是:“世界上本来没有国际法。引用习惯的主体多了,就发现了国际法”
刘仲敬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生

  在16世纪的欧洲名士眼中,罗马法在英格兰的失败只是偏远地区乡民闭塞落伍的标志。罗马法预设的绝对君权尤其使他们(和新君主)满意,因为这是结束封建混乱(或封建自由)的捷径。绝对主义的国内宪制和主权国家的国际体系乃一枚硬币的两面,不可能建立其一而不建立其二。某个绝对君主要履行维护国内和平,就必须划定明确的统治区域。以封建欧洲的常规,任何地理区域内都充满了各种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这些实体间,以及它们和远方的各君侯间,总存在多重效忠义务,时间之悠久、契约之合法,不亚于甚至远过于该绝对君主提出的合法性依据。这些问题的解决,总是离不开长期和反复的战争、谈判与条约,近代国际体系就是由这样的进程塑造而成的。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王影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冀中星 阿根廷总统 陈有西 华兴资本 毛超峰 嘉能可 中央军事委员会 曹永正 中央军委 期货交易时间 何立峰 粤传媒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 华润银行 内蒙古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