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古文的力量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6年第2期 出版日期 2016年01月11日
语言是存在的家园。现代人的文章,大约正由于不读古文、缺乏古典文学的陶冶训练,而失去了劲道
王焱

学者

  1916年夏,在哥伦比亚大学留学的胡适,因友人嘲笑俗字俗语入诗,便撰写了一首白话诗代答:“文字没有雅俗,却有死活可道。古人叫做欲,今人叫做要;古人叫做至,今人叫做到;古人叫做溺,今人叫做尿;本来同是一字,声音少许变了,并无雅俗可言,何必纷纷胡闹,至于古人叫字,今人叫号;古人悬梁,今人上吊。”这是胡适的第一首白话诗。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难免幼稚。其中显现的语言文字观念,更是问题丛生。但这样荒谬粗陋的义理,不久却激起了近代一场兴白话、废文言的文化革命。钱玄同要将中文改为拼音文字,陈独秀指斥文言“为腐毒思想之巢窟,废之诚不足惜”,鲁迅甚至有“汉字不灭,中国必亡”的荒谬言说。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邵超
推广

视听推荐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税务师 医学生 方洪波 bdi 两弹一星 中信保 中远集团 印度经济 三年自然灾害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 中央委员 熔断 埃博拉 非洲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