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碎影浮花说日本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6年第6期 出版日期 2016年02月15日
一位日本朋友跟我说,日本人有时候会因为过于信任他人而出问题。这其实也是一种极性的民族性格,但它让人动容
每到樱花盛开的时节,日本人坐游船赏两岸樱花。游客们游览日本,也只能从碎影浮花中了解日本人的极性的民族性格。
文|萧瀚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

  布罗茨基(Joseph Brodsky)《逃离拜占庭》开篇就说:“每个观察都会遭到观察者个性特征的扭曲,即观察所反映的往往只是观察者自身的心理状态,而不是被观察者的实际状态。”这段话尤其适合一切异国游历感悟性质的文字。甚至外国人观察这本身就可以成为异议的理由,但观察者,尤其是异国观察者表达的欲望并不因此稍减,即使被斥为无知妄言。

  去四面环海、面积37万平方公里、人口过亿的群岛之国日本访学,百日虽短,见者无非碎影浮花,却似乎依然能印证这样一个已被熟视到几近遗忘的常识:作为历史的建筑,当代生活向来深扎在传统的地基里,空间的所有立面都是由时间的叨絮凝成的。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邵超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中央巡视组 地方债务 肖亚庆 东江环保 收官 辅仁药业 美国总统大选 银河证券 法国国旗 澳大利亚选举 洛克菲勒中心 滑膜肉瘤 京张高铁 会议 雷洋案尸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