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当代艺术家的中国村庄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7年第5期 出版日期 2017年02月06日
当代艺术的衡量标准不再是美,而是你的“作品”帮到社会人群了吗?你对于“我们是谁,我们如何生活”提供了思考角度吗?你让自己的良知出场了吗

  文|王瑞芸
  艺术史学者、作家

  遇到艺术家渠岩先生时,我正好对中国当代艺术心情恶劣。

  为两件小事。前次我回国参与艺术活动,开幕式在798,晚上七点。在北京乱麻似的交通中冲锋陷阵地赶过去,展览场馆前已是乌泱乌泱的人。因渐入冬季,都穿深色外套,尤其是把门的警卫们,一水的长厚黑外套,平头,精光四射的眼睛,在大半人高的铁栅栏门外一字排开。其中一位长厚黑外套不知怎么被惹毛了,亮起嗓子朝一个地方喊:打听打听这是什么地儿,打听好了再来!成吗?成吗?!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张柘
推广

视听推荐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