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专栏|春在溪头荠菜花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9年第08期 出版日期 2019年03月04日
长在麦田和菜地里的荠菜鲜嫩水灵,但能挖的荠菜长在房前屋后路边田埂。两种荠菜两种品质,同样时代不同命运,像是遗民和贰臣的对比

  文|张宗子
  作家

  正月将过,纽约仍在飘雪,然而春天终究来了。站在窗前向外看,白茫茫的漫天飞絮中,棕红色的玫瑰叶已经绽开,荠菜在这些日子也随处可见。看见荠菜才想起吃荠菜,时令便晚了。舒展到巴掌大的野荠菜,即使还没老,味道也差了。

  在我家乡,荠菜的吃法就只有包饺子一种。荠菜个儿小,收拾起来麻烦,一般人家并不常吃。何况荠菜是有时令的,其他季节想吃也吃不到。

  荠菜很容易和几种不能吃的野草相混,和常见的车轴草,甚至小蒲公英也酷似。但见多了,无论外形怎么变,还是一眼能认出来,但要说给别人听,却不容易。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刘明晖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