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显影|大兴安岭深处的使鹿鄂温克人(下)驯鹿远去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0年第27期 出版日期 2020年07月13日
无论在森林深处的猎民点,还是曾闯荡过的大城市,雨果始终感觉自己是异乡人。他向往妈妈和舅舅曾生活的年代,一个原始、如童话般的有着鄂温克文化荣光的年代,而如今,他只能从博物馆中寻找鄂温克民族的旧日生活的痕迹

  图|财新周刊 丁刚
  文|舒月(特约)

  大兴安岭深处的使鹿鄂温克人(上)最后的森林“女王”

  在根河,雨果没有多少朋友。

  这里交通闭塞,外人想来要七弯八拐地先到海拉尔,再从海拉尔到根河。在文化归属上,这里属于东北地区,老旧的东北文化他不喜欢,他没有近年来那些说要振兴东北、文艺复兴的理想。他喜欢rap,喜欢篮球,喜欢一切酷的新鲜的东西。他觉得做rap还是要在成都、西安这些地方,东北不适合,唱出来总有一股大茬子味儿。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吴秋晗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