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张斌|最绿奥运容得下空调吗?

张斌|最绿奥运容得下空调吗?

2024年07月13日

何止美国,英国、德国代表团同样备上空调,中国奥运军团也表示将加装移动式空调,让选手清凉一夏,暂顾不上成全“最绿”的宏伟目标了

专栏|媒介化生存:屏幕,这个时代的迷楼

专栏|媒介化生存:屏幕,这个时代的迷楼

2024年07月13日

小屏的画幅更适合表现单个人,于是许多孤独的观众在注视着孤独的主播,希望建立某种联系,这也和社会个体化的大趋势不谋而合

随笔|间隔年,在路上

随笔|间隔年,在路上

2024年07月13日

回看近一年的流浪生活,我画了个行程图,自己看着都有点发晕——来来回回30多次,我跑了20多个大小城市,每个地方最短待3天、最长30天,基本上是在车上、飞机上或朋友家度过的

专栏·暮年絮语|天鹅的绝唱

专栏·暮年絮语|天鹅的绝唱

2024年07月06日

在临终期,过去的记忆会转换为“临终心象”,原本存在于大脑里的最熟悉的人生影像会自动浮现,曾经的伤害也会不自主地呈现

科学|两种冰川和一个理论

科学|两种冰川和一个理论

2024年06月29日

玛丽·雪莱生活的年代,人们对南极或北极那样的大陆冰川在勘探手段上还非常有限,对山岳冰川的探索则方兴未艾,一群博物学家却即将以他们非凡的洞见揭示出这两者的关系

专栏|谢立山的中国鸦片调查

专栏|谢立山的中国鸦片调查

2024年06月29日

此前不少地区虽摆脱了鸦片的危害,但并未根除。辛亥革命后,政府失去严密控制,一些地方阳奉阴违,种植罂粟和走私鸦片死灰复燃

专栏|清洁女工的胜利

专栏|清洁女工的胜利

2024年06月29日

西岸旅馆案虽然仅仅涉及一名清洁女工的200多美元欠款,但它背后却是最高法院和罗斯福总统对决的拐点

随笔|时间的弹性:找回27年前放弃的路

随笔|时间的弹性:找回27年前放弃的路

2024年06月29日

我上学的决定,虽然是缘于应付新冠、签证等不可抗意外,但一旦开始学习,我发现这一次我做对了,尽管有些晚。我的人生之路不完美,但我好歹还算是朝着自己的目标在蛇行

月谈鲁迅|爱的大写与小写

月谈鲁迅|爱的大写与小写

2024年06月22日

与《伤逝》不同的是,这一回,是景宋女士来改造他了,而他也任由景宋来改造,我们若领会到此事对鲁迅何等之难,还能不为周海婴老先生捏一把汗吗

专栏·旧闻新解|来自南方的风

专栏·旧闻新解|来自南方的风

2024年06月22日

“硬汉演员”杨在葆最终打磨出剧本《代理市长》,主题从一个企业的改革,上升到了一个城市的新生

专栏|假如西塞罗在长安

专栏|假如西塞罗在长安

2024年06月22日

进长安之后,首先是惊人的长安城墙,西塞罗从未见过如此高大的城墙;城里随处可见的高大土墙,把长安分割成城外之城与城中之城的迷宫

随笔|异域之眼:喜龙仁的中国时间

随笔|异域之眼:喜龙仁的中国时间

2024年06月22日

“正是因为喜龙仁的研究,西方人的研究兴趣才转移到中国艺术上来。从这个意义上讲,喜龙仁不仅以他浩繁的著作成为一代宗师,而且也是西方中国艺术研究界一位开风气之先的人物”

专栏|临时保安也霸道

专栏|临时保安也霸道

2024年06月15日

那天半夜他肯定打算找我借钱来着,我没回应,他会不会想,说好的下回再给钱呢?他会不会觉得我忘恩负义呢?又或许他根本想不到要怨我

专栏|谁该为你的内耗买单

专栏|谁该为你的内耗买单

2024年06月15日

左右阵营或都有利弊,但两派都适用的药方还是有的,比如悲悯疗法,坚信人类有悲悯、救助弱小的一面,这是进化心理学中不容忽视的现象

随笔|三位良师亦良友

随笔|三位良师亦良友

2024年06月15日

整个宇宙需要合谋,才能把我们聚集在一起。我相信,在这世上曾经相遇相知的人,前世都曾相遇相知,来生也还会相遇相知

专栏|媒介化生存:怎样验证我是我

专栏|媒介化生存:怎样验证我是我

2024年06月08日

如果人类只被各种流量算法逻辑操纵,行为和思维越来越被程序化和模式化,能够让机器难以模仿之处自然变得越来越少

专栏|暮年絮语:养老院沙龙女主人

专栏|暮年絮语:养老院沙龙女主人

2024年06月08日

研究者曾提出养老院“气氛成本”概念:在衰老对人的心理压力与暗示作用下,特别需要有利于老人生命健康的爱的氛围与环境

科学|“铁肺”:当不完美医学是惟一救治

科学|“铁肺”:当不完美医学是惟一救治

2024年06月01日

“铁肺”只是出于历史原因与脊髓灰质炎捆绑在一起,而它真正要面对的是,当一个人“呼吸不能”时,医疗能做什么

张斌|巴萨女足,城市荣耀

张斌|巴萨女足,城市荣耀

2024年06月01日

巴塞罗那兴起一场理念革命,试图彻底消除“女孩不适合踢足球”的偏见。但女孩若想真正走上职业足球道路,尚需得到更为健全的社会保障

专栏|从纪录片到“克拉克森条款”

专栏|从纪录片到“克拉克森条款”

2024年06月01日

杰瑞米的胜利远远超越了克拉克森农场的个案胜诉。他无意中做了律师最想做的事情——改变法律,改变世界

随笔|林徽因:“山谷中留着,有那回音”

随笔|林徽因:“山谷中留着,有那回音”

2024年06月01日

一百年前,她在宾大留下了很多照片,甜美的笑容,别致的服饰,显示了年轻大学生的活泼快乐。然而她在宾大的求学经历却没有那么风和日丽

专栏·旧闻新解|为什么是《小小得月楼》?

专栏·旧闻新解|为什么是《小小得月楼》?

2024年05月25日

恐怕正是“都市爽文”特质,让这部电影成了当时观众精神宣泄的一种渠道。40年前与40年后,都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故事类型

随笔|日本观察:油水不融的国际化

随笔|日本观察:油水不融的国际化

2024年05月25日

从2006年我到日本出差,到2023年起在日本居住,一代人长大了,但包括英语在内,一些教育问题并没有本质的改变。像一个困在墙角的扫地机器人,努力地转,但是在原地打转,似乎需要一双手把它抱出来,重置开始键

月谈鲁迅|宽恕

月谈鲁迅|宽恕

2024年05月18日

鲁迅未免想多了,他之宽恕与否,人家未必知道,更未必在意;即使鲁迅后来地位高了,化“怨敌”为战友,亦不过是嘻嘻一笑之间的事

专栏|在英国看心理医生

专栏|在英国看心理医生

2024年05月18日

肉体的饥饿不过是贫困的涟漪,真正的海啸在冰川底下,在一个凿冰机也难以企及的精神世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