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乐此不疲|经济人的雅好

乐此不疲|经济人的雅好

2022年12月03日

虽然生活在现代社会,但正规教育不足以让我们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的联系是坚实的,对某些人来说,越是虚幻的,越是坚实的,因为那不会在验证中受挫

专栏|奥斯丁笔下的和谐社会

专栏|奥斯丁笔下的和谐社会

2022年12月03日

在奥斯丁看来,英国传统的精华就是讲礼貌,以她的眼光,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算太坏,粗鄙的利己主义者才不可救药

随笔|我的房子我做主

随笔|我的房子我做主

2022年12月03日

在光头女的带领下,一场游说签名运动在今年夏天展开。最后,郡政府公布了居民投票结果:52.5%反对,45%赞成。郡监督长在公听会上无奈宣布:撤回将我们社区设置为“历史区域”的计划

游思录|欧洲骑行之七:罗马尼亚孩子

游思录|欧洲骑行之七:罗马尼亚孩子

2022年11月26日

经常有小朋友伸出手跟我击掌,甚至特意从马路另一边跑到我这边来,击完掌再跑回去。遇到学校放学,成群的学童在街边为我鼓掌加油

专栏|速效解忧散

专栏|速效解忧散

2022年11月26日

先生的病有了起色,开始恢复一些日常工作。雇主按合约给予了“渐进恢复”待遇,且不算病休按全勤计,还可以在家办公直到完全康复

专栏|创新者如何沦为“专利犯”

专栏|创新者如何沦为“专利犯”

2022年11月26日

亡羊补牢,重视并提高知识产权领域的专业水准,是非常必要的。因为一个不合格不专业的协议,感情用事招来牢狱之灾,必须引以为戒

随笔|编剧芦苇

随笔|编剧芦苇

2022年11月26日

他是个完美主义者,但并不讨喜。不管王全安,还是陈凯歌、张艺谋,电影上映后,他都追着导演总结经验。这种性格在外人看来很有意思,却不一定能被当事人接受

科学|花粉的故事

科学|花粉的故事

2022年11月19日

对花粉的研究从植物学家辗转到了医生,并不得不麻烦大气学家——为了提供有用的治疗和出行依据,对花粉季节性分布进行监测与汇报

专栏|如果不懂人心,可以直接问

专栏|如果不懂人心,可以直接问

2022年11月19日

测量社会的心情,经济数据肯定不够用。人的快乐往往不来自赚了足够自己花的钱,而是来自赚了比周围的人、比所处社会普遍水平更多的钱

专栏|搬家琐屑

专栏|搬家琐屑

2022年11月19日

终于决心彻底搬家。那些书跟了我这么多年,早已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想必和我一样,在每一个静夜轻声呢喃:不如归,不如归

随笔|在意大利小城探古寻幽

随笔|在意大利小城探古寻幽

2022年11月19日

造访乌尔比诺、摩德纳、皮恩扎的名胜,探寻名列世界文化遗产的古城,追踪早期文艺复兴的印记,是我此次旅行的要义

专栏|协议离婚有多难

专栏|协议离婚有多难

2022年11月12日

协议离婚也好,诉讼离婚也罢,协议并不是解药,诉讼更不是手术刀。体面与尊严,留在开始,才能守到最后

专栏|被诅咒的钻石

专栏|被诅咒的钻石

2022年11月12日

为什么人们相信是卡米拉戴上光之山,而不是查尔斯三世?这源自王室不便直言的迷信:光之山是被诅咒的钻石,会给男性主人带来噩运

随笔|韩大妈

随笔|韩大妈

2022年11月12日

现在回想起来,那些阿姨多是“白薯脚”。惟有韩大妈,虽不是“三寸金莲”,总也算得上“四寸银莲”或“五寸铜莲”。她和同伴那样说话,是真把苦当作荣耀,还是无奈之中调侃一下命运强加给她们的苦?

游思录|欧洲骑行之六:另一半欧洲

游思录|欧洲骑行之六:另一半欧洲

2022年11月05日

布达佩斯往南,骑行变成草皮泥土路和砂石路,多瑙河堤坝上更难以预料,计划行程一般比在西欧每天少20—30公里

张斌|数据中的世界杯演进史

张斌|数据中的世界杯演进史

2022年11月05日

执法过世界杯的裁判感慨:世界杯的挑战比想象中温和,因为球员们都知道深浅,一个不理智便可能错过重要场次,反倒更守规矩了

专栏|农田与大鸨

专栏|农田与大鸨

2022年11月05日

中国传统的农业生产格局,其实对生物多样性保护有着天然的优势,农田环境为鸟类、昆虫和其他动物植物提供了丰富的觅食和栖息场所

随笔|我的法学院之路

随笔|我的法学院之路

2022年11月05日

回顾在法学院的几年,仍然觉得苏格拉底法对我的思维模式影响最大。之后我很少再去寻求正确答案,已经习惯从多个角度看问题

专栏|战时省电大法

专栏|战时省电大法

2022年10月29日

自燃料告急后,我的英国友人们,不管多么大手大脚,一夜之间,全都变成了狄更斯笔下的吝啬鬼斯克鲁奇

随笔|母亲们的自救

随笔|母亲们的自救

2022年10月29日

这封信很快产生了奇怪效应,经它点拨,一时间,身边“陷入魔障”的女人仿佛多了起来。除了二妞,还有朋友的妻子婵婵,以及我的妹妹

游思录|欧洲骑行之五:莱茵河边再相逢

游思录|欧洲骑行之五:莱茵河边再相逢

2022年10月22日

几年前徒步路上遇到的陌生人中,后来成为朋友的几乎全是德国人。因为在一个雨夜相识,我称他们为“雨夜的朋友”

专栏|男性处在危机中吗?

专栏|男性处在危机中吗?

2022年10月22日

不平等是会双向发生的,在两性问题上,并不能因为女性在历史上遭受过更深更重不平等,就证明男性承受的另一些不平等不存在

专栏|谁该拥有光之山

专栏|谁该拥有光之山

2022年10月22日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印度民间对光之山的热情超过了政府,当政府不愿因一枚钻石破坏两国关系时,民间不断发起各种请愿和法律诉讼

随笔|来都来了,买本书吧!

随笔|来都来了,买本书吧!

2022年10月22日

厨师回家后累得不爱做饭,喜剧演员舞台下不想说话,给出健康生活方式的医生私下也抽烟喝酒吃甜食,相形之下,图书采购员没什么时间读书,似乎也顺理成章

科学|DNA听起来是怎样的音乐?

科学|DNA听起来是怎样的音乐?

2022年10月15日

把蛋白质、DNA或其他大分子以某种映射变成音乐已见怪不怪。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探索的大卫·迪默被认为是用DNA序列作曲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