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历史教训,存乎一心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5年第3期 出版日期 2015年01月19日
凡强使历史纳入某种理论和逻辑规范的做法,皆会被历史报以嘲笑
□ 冯克利 | 文

山东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喜欢读世界史的人,对于威尔·杜兰特(Will Durant,1885-1981)的名字想必不会陌生。他不但是史家,也是文体大家,有着下笔“常可与诗媲美”的令誉。他的十一卷《世界文明史》(第七卷后与夫人阿里尔合著),早有华夏出版社的中文译本,与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可以并列为这类读物的首选。完成《世界文明史》之后,他又撰写《历史的教训》一书,作为毕生治史的收官之作。

  杜兰特出生在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早年接受教会教育,在哥伦比亚大学拿到哲学博士。青年时代的他一度十分迷恋社会主义思想,此后又做过记者和教员,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独立历史作家的道路,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某项伟大事业中简洁精干的一员”,将自己“生命的小小价值奉献于保护人类的伟大遗产”。这样的经历和抱负,为他后来的史学话语提供了基本的底色:对世间事不竭的好奇,有分寸的怀疑精神,以及朴素的道德立场。这在《世界文明史》中都有鲜明的表现,在《历史的教训》更是坦露无遗。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