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历史后视镜|光阴不会疗伤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9年第32期 出版日期 2019年08月19日
可以听文章啦!
时间尘土积满最高法院的卷宗,却没有使旧事变得遥远。卷宗记录不独关乎人的命运,更关乎国邦的盛衰荣枯、价值的清浊浮沉
1932 年,九个斯科茨伯勒男孩和他们的辩护律师塞缪尔·莱博维茨。
文|孔捷生

作家

1

  美国最高法院并非全知全能的圣器。尤其在上世纪30年代,由于时代氛围,最高法院判例充满争议。司法界都认为,那是它公信力最低迷的年代。

  斯科茨伯勒男孩事件(Scottsboro Boys)就是最具代表性的历史疮疤。1931年春,一列货运火车从田纳西州出发,越过大烟山的温润春风拭净蓝天,纳什维尔盆地把青葱田畴铺展到天际。谁能想到,如此愉悦的春日之旅,竟化为一群人乃至一个国家的噩梦。

  只缘货运列车费用低廉,车上挤满黑白肤色的无业游民。白人认为这是自身特权,对身边黑人一百个看不上,一路上摩擦不断。白人游民首先冲18岁的帕特森(Haywood Patterson)发难,要把他赶下火车。帕特森愤怒反抗,引起同车黑人骚动。白人团伙自忖不是对手,到下一站阿拉巴马州地界,便下车报警,声称受到黑人袭击。警长率队拦下火车,将九名黑人全数拘捕。车上白人妇女贝兹(Ruby Bates)和普莱丝(Victoria Price)还高喊遭黑人轮奸。

版面编辑:张翔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祁斌 商誉 高澜股份 融创中国 票据法 熔断 查获千余吨洋垃圾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司法改革 郭瑞民 宏观调控 立法法 布雷顿森林体系 王文涛 朝鲜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