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随笔|房东井口大叔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0年第21期 出版日期 2020年06月01日
可以听文章啦!
我在日本接触到许多“地球人”,他们都同样善良、热情、不怀私心,帮助人纯粹是出于良知,没有任何其他目的
1990年春,我离开日本前,井口大叔在一家西餐厅请我吃饭,依依惜别。
文|顾晓阳

作家

1

  我上中学学的是俄语,基本上只会说“我爱北京天安门”“毛主席万岁”和“缴枪不杀”。后来,中苏两国老打不起来,“缴枪不杀”就忘了。“我爱北京天安门”好像动词有阴性阳性的问题,日久也二乎了。只有“毛主席万岁”牢牢记在心间,而且派上了用场。

  在东京圣保罗学院学日语时,班里中国同学大部分是台湾来的,也有少数大陆人和马来西亚华人。有一天,日本老师说:“台湾和马来西亚同学都会讲几句英文,只有大陆人不会。”这话一下激起了我的爱国感情和虚荣心,我说:“我们不说英文,但会说俄文。”老师说:“是吗?你说几句听听。”我清清嗓子,用俄语激情高呼“毛主席万岁——!”这句话俄语说来很长,而且要打好几个嘟噜,大舌头讲不来的。口号喊完,教室里鸦雀无声,全服了。女老师爱用感叹词,赞叹地说:“嚯啦!这是什么意思啊?”我矜持地笑笑,给他们留下个谜。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吴秋晗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毛超峰 两弹一星 存贷比 新西兰8 0级地震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孙立平 埃博拉 李显龙 阿根廷总统 朝鲜美女 转移支付 方洪波 秦晖 同洲电子 地方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