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周刊》总第907期
本文来源于《财新周刊》 2020年第21期 出版日期:2020-06-01
封面报道Cover Story
民法典出世
私权立法在中国进入新时代

《财新周刊》总第907期
社论Editorial
直面疫情防控中个人信息保护挑战
既然个人信息采集限于疫情防控需要,在疫情缓解后,理应提前规划此类信息的退出
编辑絮语Editor's Desk
对造假零容忍
本期值班主编 凌华薇
疫情给了一次就此着陆的机会,接不接?
经济Economy
未设增长目标之后
文|财新记者 程思炜 沈凡
就业、民生、脱贫等任务均隐含了对经济增速的要求,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如何更精准地直达目标?
专栏|美元地位会动摇吗
文|沈联涛
在中国金融资产经风险调整后的净资产收益率高于美元金融资产之前,美元会继续扮演全球首要储备货币的角色
环境与科技Environment&Tech
预印本是与非
文|财新记者 徐路易
新冠疫情期间迅速崛起的预印本平台利弊皆显。在“及时分享”与“质量把关”之间,它和传统学术出版行业都在寻找着平衡点
显影|北京六环外,一个村庄的垃圾分类试验
图、文|财新记者 蔡颖莉
2020年5月1日,北京垃圾分类新规正式实施,“强制分类”全面开启。早在2016年,位于北京六环外的辛庄村,就已经在民间志愿者和村干部的倡议和引领下,开始了垃圾分类的试验和探索。四年过去,艰难起步的垃圾分类探索初见成效,但队伍建设、经验推广、资金支持等方面的问题也始终存在
市场企划market planning
从“转型升级”到“产业跃迁”——《中国制造下半场——后疫情时代企业突围指南》发布
尽企业公民之责,守安全连接之道 Visa启动小微企业援助计划,助力中国从新冠疫情中复苏
金融Finance
个人征信再破局
网络互助管还是不管?
文|财新记者 吴雨俭
1.5亿人参与,非持牌保险机构运作,金融、经营、信息等风险隐现,这一中国独有的商业模式该如何监管?
中概股危机来临
文|财新记者 岳跃
对美国监管要求提供会计底稿的要求,应从法律依据与互惠合作出发,智慧化解中概股被集体摘牌的风险
专栏|极化世界,极端定价
文|石磊
从要素市场、劳动力市场和资本市场、群体和阶层间以及国际关系中,都看到了极化趋势,各国政策被短期压力驱使,正在加剧长期失衡
商业Business
国家管网艰难分娩
文|财新记者 罗国平 特约作者 曾凌轲
一个资产规模超过3000亿的“巨无霸”将从“三桶油”体内剥离出来,它肩负着打破垄断的改革重任,在成立之初就遭遇艰难博弈与拖沓延期,下一步如何前行?
华为再闯关
文|财新记者 张而弛 屈慧 何书静 特派美国华盛顿记者 张琪
时隔一年,美国对华为的打击再度加码,剑指华为自研芯片核心——海思。各方博弈,华为能否再次闯关?
寻路新基建
文|财新记者 何书静
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75万亿元、腾讯5000亿元、阿里2000亿元,新基建投资蜂拥而至,首先要解决哪些问题?
民生Society
疾控怎么改
文|财新记者 赵今朝 马丹萌 丁捷
公卫界期待一场全面反思,厘清疾控部门的定位
副刊Supplement
随笔|房东井口大叔
文|顾晓阳
我在日本接触到许多“地球人”,他们都同样善良、热情、不怀私心,帮助人纯粹是出于良知,没有任何其他目的
专栏|虚而遨游
文|张宗子
两首赤壁赋同是记游,但侧重点不同。后赋偏重记事,前赋以议论为主,情景则紧扣月亮,措辞和命意多有借鉴谢庄《月赋》之处
专栏|空气动力学行动
文|张斌
有个秘密一直揣在西梅心里,直到2016年去世前才正式讲出来——他在学生时代便受雇于中情局,去罗马奥运会是要参与一项秘密行动
科学|火山、气候与风景画
文|小庄
首次成画于1893年的爱德华·蒙克的名作《呐喊》尽管没有入选雅典团队的研究素材,却被认为反映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火山爆发
逝者|跨越学科的交易成本学家
文|张永璟
奥利弗·威廉姆森(1932-2020)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逝者|“赌王”不赌
文|财新记者 刘雁菲
何鸿燊(1921-2020)企业家
开卷First Page
回溯 | 一周回溯
前瞻 | 新加坡开始分三阶段解封
文|财新记者 曾佳
国风 | “第一大罪”入刑标准争议
文|财新记者 覃建行 实习记者 汪秋言
心智 | 别人错了,你就对吗
文|黄扬名
天眼 | 寻找生还者
编读 | 回声
编读 | 读周刊 看视频
编读 | 财新视听内容精选
编读 | 答疑
编读 | 新闻记者证遗失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