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历史后视镜|光阴不会疗伤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9年第32期 出版日期 2019年08月19日
时间尘土积满最高法院的卷宗,却没有使旧事变得遥远。卷宗记录不独关乎人的命运,更关乎国邦的盛衰荣枯、价值的清浊浮沉
1932 年,九个斯科茨伯勒男孩和他们的辩护律师塞缪尔·莱博维茨。

  文|孔捷生
  作家

1

  美国最高法院并非全知全能的圣器。尤其在上世纪30年代,由于时代氛围,最高法院判例充满争议。司法界都认为,那是它公信力最低迷的年代。

  斯科茨伯勒男孩事件(Scottsboro Boys)就是最具代表性的历史疮疤。1931年春,一列货运火车从田纳西州出发,越过大烟山的温润春风拭净蓝天,纳什维尔盆地把青葱田畴铺展到天际。谁能想到,如此愉悦的春日之旅,竟化为一群人乃至一个国家的噩梦。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张翔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